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40章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我吃醋(大結局)(1/2)

作者:步悠然字數:9382更新時間:2020-01-02 01:43:32

    每逢張良山歸鄉之日,避世的靖王總會現身親接親送。

    這已然是朝堂之上眾人默認的事實,倒是也不乏許多人知曉靖王多年未有妻室傍身,倒也不在意靖王年歲,巴巴的要將家族中年方二八的妙齡女子送到他身邊,連帶著年年跟來的段承鈺都不堪其擾,生怕段承軒提刀砍人,一一將人退了回去。

    此時段承鈺方才送走一群大臣,這邊才見段承軒一身深藍長衫的走出來。

    三年之間,當年聞風喪膽的靖王收斂鋒芒,無悲無喜更不再囂張跋扈,隻是變得多管閑事了些,但凡他路過之處有所不平有所冤情,都派人一一解了不說,還書信一封於皇上命人革職,隻叫小官員們紛紛捂住了自己頭上的烏紗帽瑟瑟發抖。

    可也唯有親近之人知曉,他還是那個性子乖戾的靖王。

    張良山坐在馬車上見他精神恍惚的走出來,幾年養出來的脾氣愈發大了起來:“師父這又是夢到師娘了?”

    聲音喊得大,驚得還想上前的大臣們都紛紛退去。

    這聖醫如何喊靖王為師父!

    段承鈺額角突突,自從段承軒以前因夢中紛擾總是貪睡,張良山便開口叫了他師父,稱顧茗煙的師娘。如此一來,無論張良山說出什麽大逆不道的話,段承軒都能借著這一聲師娘既往不咎。

    段承鈺不敢叫醒皇叔,如今的張良山卻敢。

    段承軒隻是沒好氣的橫了張良山一眼,並未發作的爬上馬車。

    方上了馬車,張良山便問:“師娘這幾個月可有變化?”

    “途中玉芝攜艾枝來過一次,說她一切都好,隻是醒不醒的來,全憑造化。”段承軒壓低了聲音,抬手揉了揉發疼的額角,這顆心又恍惚著沉了下去。

    “我再去看看,前些日子尋得一古方,興許試藥後可以用用。”

    張良山也跟著歎了一口氣,馬車外的段承鈺無奈的騎上了段承軒的馬,被顛的頭暈目眩中,隻搓了搓手,揚起頭看著這烏壓壓的天。

    也不知能不能在大雪前趕回去。

    且顧茗煙怕冷,隻怕皇叔也不想她冬日醒來。

    一路遙遙入了鄞州,段承軒置辦的宅子便在長街正中,出門便是一派熱鬧,而這幾年在齊柔和段承軒的操持下,鄞州本該一年不過十數的節日,也陡然遞增至了六十多,下到乞巧節,上到當年祭天破災的正明節,幾乎日日都能找到過節的由頭,玩法也層出不疊。

    隻是今日方才入了鄞州境內,便簌簌落了雪下來。

    幾人快馬加鞭的歸去,終是在大雪封路前入了城,段承軒滿身寒氣的站在門外烤火,段承鈺和張良山也被迫如此,理由也好:“茗煙怕冷,若是一身寒氣凍到她該如何是好。”

    張良山默認了此事,生生將段承鈺那到嘴邊的一句她就躺在冰棺裏給堵了回去。

    段承軒隻怕是日日將她可能蘇醒的事兒給算了進去。

    正在幾人準備入內時,卻聽見一道熟悉的女聲響起:“不許進來,莫三正換了婚服要給茗煙看呢。”

    “柔兒,你怎的跑這兒來了!”段承鈺在外一愣。

    段承軒還奇怪:“莫三。”

    “皇叔!你忘記前些日子鬼魅方才千裏迢迢的遞了帖子提親,開春便要成婚,這鬼魅又算是顧茗煙的兄長,莫三平日也喜歡過來,想來試婚服也是對的。”段承鈺一把拽住他。

    若是冒冒失失的衝進去,看了女子身子便不好。

    段承軒當即想起兩人成婚之事,隻在門口候著。

    門內兩個丫頭窸窸窣窣的折騰了一會兒,才聽見莫三開口道:“你們先回去吧,鬼魅讓我帶了好多信來念給茗煙聽。”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