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8章(1/2)

作者:席慕涼字數:4638更新時間:2020-08-07 06:19:30

    “許總,您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是偶然還是什麽原因?您剛才叫這位小姐老婆,她和您是什麽關係?”

  一個接著一個逼問,問得我心煩,被圍成圈子中我感覺到喉嚨無比壓抑,氧氣都變得無比稀少。

  我試圖推開她們離開,但媒體已經放過一個,根本就不可能放過又一個,那就是我!

  許司珩淡定從容地麵對著媒體的咄咄逼問,“這是我妻子。”

  “剛才她隻是和初盈小姐開了一個小玩笑。”

  “那請問許太太,你怎麽解釋剛才發生的那一幕!”

  怎麽解釋?

  許司珩突然過來,我被打個措手不及,隻能尷尬點頭承認著。

  “各位,我的太太懷孕了,現在需要回家休息,請各位媒體給我們一些時間,我們本來想雙喜臨門才通知媒體。”

  媒體迫於許司珩的威壓,不敢再太難為我。

  我被許司珩‘請’上車。

  剛上車,我就已經迫不及待要問個明白,“你剛才要出現攔住我?”

  許司珩沒理我,對秦風道了一聲開車。

  我和他心裏結出一個疙瘩,望著窗外,被帶到餐廳,許司珩事先訂好包廂,我們一過去菜式就被上得齊全。

  他夾了一個豆包放到我麵前,“吃吧。”

  “許司珩,你不解釋你剛才那麽做的原因?”

  “冉冉,我沒想到你騙人的功夫爐火純青,還真是看不出來。我想知道,你這麽做的目的是什麽!”

  他為其他女人出頭不容許我質問,反而轉頭過來質問我是非,我雙手絞在一起,嘴唇緊抿壓住噴口而出的怒氣,心裏和許司珩的隔閡也像擰死的疙瘩解不開又砍不掉,牽一發動全身,這種愚蠢舉動我不會去做,當務之急是要讓初盈從原先的寰球影視跳出來,如果在天使淚公司有一套金牌的公關經紀團隊,我想,許多藝人都會過來。

  隻是片刻的功夫,我想通。

  低頭吃過飯後,許司珩優雅地落筷,抽出紙巾擦擦嘴角,目光似笑非笑籠罩得不安分瞪回去,他難得嘴角勾起,“冉冉,相信我。”

  他讓我相信他!

  我仿佛聽到笑話一般!

  身子學著他慵懶地向後一靠,軟軟地墊子讓我俱疲的身心稍微放鬆,隻是對許司珩的警惕防範片刻都不會輕鬆減少,“許總說這話,是不是太笑話了。”輕嗬的口氣充斥不屑。

  許司珩不會聽不懂,他俊逸的臉微微揚起一抹明媚的笑意,刹那間,屋內仿佛完全光華在他麵前都失去了顏色,“為什麽不相信我?”

  “那你給我一個可以相信你的理由,你我相遇是你設計,就連我肚子裏的孩子也是你設計過來。”我坐直身板,麵向他,也把心裏那口怒氣發泄出來,“如果當初,任天良沒帶我到你的慶功宴會上,你會怎麽做?”

  “不會。”

  我一愣。

  “許總你哪裏來的自信一定就會找到我?”我已經不是罪開始任由欺負,揉捏的家庭婦女,離異女人,我已經撐破束縛我的繭。

  “在許氏的集團裏沒有底子不透徹的員工,你們能被錄取前提就是你們底子在許氏夠透明。你的信息我原本不知道,是你們結婚之後,任天良遞交上來,我才看到你,所以你以為,任天良隻是一個項目部分的副總監能夠進入高層的會議?”

  他一番解釋,我除卻被震撼就隻有恐懼。

  小瞧了許司珩。

  “那你根本就沒有想要提高他的職位,對不對?”

  “對。”

  我冷笑,麵對他毅然決然的冷酷無情,還有事事都帶滿算計,心寒肺腑更寒, “所以你在設計任天良,為他埋下一個又一個坑就等他乖乖跳進去把我送到你麵前。不得不說,許司珩,演戲誰比得過你,您要是去參加演戲,金馬影帝絕對是你!”我就差鼓掌為他,委屈也如潮水般湧上來,我低頭啪嗒啪嗒眼淚。

  許司珩把豆包推到我麵前,“吃下去,為孩子。”

  “我不吃!”我氣我自己,氣自己人生就被許司珩輕而易舉扭轉,死死盯緊他那張令人憎恒,又令我癡迷的麵龐,實在是沒胃口吃東西,反胃惡心的滋味兒卻如約而至,我低頭開始幹嘔,因為一天沒吃東西,反上來吐出去的都是酸水,扶住凳子,肚子沉重得支撐不住我的身體,吐得昏天黑地。

  抬頭時,麵前多了一張紙。

  捏紙的手是一雙好看的手,骨節分明,修長如玉,可這也是一雙劊子手!

  “許司珩,你讓我害怕你!”

  他沉默半晌,然後笑了。

  “如果讓你害怕能讓你待在我身邊,那我甘願做個魔鬼!”

  他撿起地上被我打翻在地的豆包,告訴我,“冉冉,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訴你一個道理。你看豆包表麵光鮮亮麗,一塵不染,但實際上裏麵藏的是什麽心,你不知道我不知道,隻有掰開才知道,所以我什麽樣你也不知道,真想知道我,那就相信我,把我的心拿走。”

  許司珩走了。

  房間裏就剩下我一個人,秦風過來幫我收拾殘局結賬。

  臨走前,秦風對我說,“夏曉冉,對付初盈,對您一點好處都沒有。”

  這句話果斷讓我更加惱怒,我低吼讓他滾,秦風看得出來,那許司珩在門口是特意為初盈解圍,我得知這個消息,在服務生過來收拾包廂時,匆忙去一個沒人的地方打電話給丹尼斯。

  對麵接起來是有點不耐煩,但是聽見我開口叫他名字立即換了一個口氣。

  “冉,你怎麽打電話給我?”

  “丹尼斯。”我聲音急迫,迫不及待把我得知的消息告訴他,“剛才初盈告訴了我,你們發生的事情。”

  “shit!”

  我當沒聽見,又道,“你們的事情先放在一邊,初盈不像我們想象中的那麽簡單,而且我在大街上試探的時候她露出端倪,反正不是我原先看到那種。”

  “丹尼斯,你在和誰打電話,這是股東大會!”

  從對麵傳來一聲冷哼,我立即知道我可能打擾他在開會,急忙讓他掛斷電話,他說不用,還對著電話那邊的高層說,我是副總,在和我開一個緊急的會議。

  一直以來,我都是默默無聞被忽視的那一個,突然被重視,我心情莫名複雜。"]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