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土與安息- 七夕番外·反向飼養(1/4)

    1.

    聽見撓門的動靜後,安息小心翼翼地爬下床來到走廊上。第一時間他什麽也沒看見,找了半天,才在腳邊發現一坨黑色的毛團。

    “哎呀……貓貓!”安息蹲下來湊近看——一隻幼貓正在拱門,站不太穩,東倒西歪的。它渾身黑乎乎的毛發,眼睛在夜裏發著明黃色的光,賊亮賊亮的。

    安息伸出手指頭,嘴裏發出“嘖嘖嘖”的聲音,期待著奶貓來蹭他手。

    貓看也沒看他,搖搖晃晃地順著門縫跌進了宿舍。

    “喂喂……”安息小聲叫著,弓著腰追著奶貓也進門回到屋裏。

    他小步向前蹭,深怕踩到貓毛茸茸的尾巴。

    “咪咪!喵喵!”安息追著喊,但貓已經躲進了床底下,隻留一雙熒黃黃的眼睛警惕地瞅著他。

    安息毫不氣餒:“喵喵,你從哪裏來啊?”“你怎麽進的宿舍樓啊?”“你也不回家過暑假嗎?”

    安息跪趴在地上和貓喊了一會兒話,連一聲“喵”的回應都沒得到。貓咪幹脆挪了挪身體,把前爪塞進肚子下麵,一副抗拒互動的樣子。

    “喵喵,你來陪我過暑假的是不是?宿舍樓都走光啦,學校裏也沒人呢。”說著他伸手想去把貓咪從床底下夠出來,貓咪卻警醒地咧開嘴露出尖牙,發出“喝嘶——”的威脅聲。

    “唔……”安息又把手收回來攥在胸前,安慰道:“不怕……”

    看著麵無表情瞪著他的貓,安息又補充一句:“我,才不是我怕呢,是我叫你別怕。”

    2.

    雖然是暑假,安息的鬧鍾還是在早上七點響了,他是少數幾個暑期留校的學生,都集中在了這唯一還開著的一棟宿舍樓——連家在外省的室友都回去了,可安息不行。

    安息父母雙亡,靠叔叔姑姑的接濟才上能一路上到大學,別人下課閑聊的時間他要打工,別人談戀愛唱歌的時間他要打工,別人暑假回家的時間他也要打工。

    他倒也並不因為這種事而難過——宿舍暑假的費用不貴,學校食堂也比外麵便宜,打工的餐廳經常能剩些外食給他帶回來,還不用出回家的車費。

    他隱約記得頭天夜裏,宿舍樓不知怎地進了一隻小貓還鑽到了他床底下,隻是臨睡前他也沒能把貓勸出來,隻能用飯盒蓋子接了些清水放在一邊。現在天光大亮,他迷迷糊糊伸手摸鬧鍾的時候,卻摸了一手軟乎乎的毛。

    安息:“?”

    他半睜著眼呼啦了兩下,赫然發現貓睡在他頭頂,像一頂睡帽。

    趁著貓咪半夢半醒,安息好不容易過了幾把手癮,貓被摸煩了,一爪子拍在他腦門上。

    “嗷——!”慘叫響徹安安靜靜的夏日校園。

    於是安息頂著額頭三道血痕去打工了。

    打工的餐廳同事們看到安息先是嚇了一跳,後來得知是吸貓不成反被撓,紛紛又嘲笑起他來:“你在cos哈利波特嗎!”

    隻有老板露出了擔憂的神色:“要不要打疫苗啊,野貓可能不是很衛生。”

    安息立馬挺起胸膛鼓著腮幫子,維護起才見麵相識不到十二小時的野貓:“不會的!喵喵它很幹淨很可愛的!!”

上一章 | 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