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十五章(1/4)

作者:餘酲字數:11226更新時間:2018-12-16 12:44:54

    沒過幾天,那對中年夫妻再次登門造訪,與此同時,隋懿給婆婆請的律師也到了。

    姓孫的男人聽著律師條理清晰地反駁他所謂的“第一繼承權”,氣得額角青筋直跳,為了房子咬牙忍氣吞聲,蹲在床邊聲淚俱下地回憶曾經與婆婆一起過的苦日子。

    婆婆今天狀態不錯,不動聲色地聽了十多分鍾,聽完後平靜地讓寧瀾把人送出去。

    那男人見婆婆不為所動,終於失去耐心,開啟胡攪蠻纏模式,看著斯斯文文一個人,為了給自己拉分,往寧瀾身上潑髒水,撕破臉皮怒罵道:“你就是惦記那套房子,別以為我不知道!”

    最後又是被隋懿硬攆出去的。

    那男人在門口後知後覺地認出他是隋家公子,立時收起囂張的態度,滿臉堆笑地給他遞名片,說以後可以談談業務合作。

    隋懿沒接,道:“公司的事不歸我管。”

    男人覥著臉鍥而不舍:“可以轉交給令尊,就說……”

    隋懿冷笑:“我爸很忙,怕是沒時間看您的名片。”

    姓孫的夫妻倆黑著臉走了。

    婆婆今天的表現平靜到有些反常,寧瀾放心不下,沒回泉西看店,在婆婆跟前一直守到她睡著。

    晚上,寧瀾坐在窗邊發呆,隋懿切了個芒果遞給他,他拿在手上看了半晌,突然問:“你是不是也覺得我是為了房子?”

    隋懿心髒重重一跳。這些天來,寧瀾從未主動提起往事,繼而營造出一種過去的事都是過眼雲煙、黃粱一夢的錯覺。如今他們之間最大的問題毫無預兆地被提起,赤裸裸地攤開在麵前,隋懿措手不及,心都快跳到嗓子眼。

    “沒有,我怎麽會……”

    隋懿急於辯解,卻也沒錯過寧瀾嘴角一閃而過的譏笑。

    他說:“我在你眼裏,不就是這種人嗎?”

    隋懿終於嚐到了百口莫辯的滋味。

    從前是寧瀾說什麽他都不信,現在情況相反,他才知道不被信任的感覺有多糟糕。

    這是長此以往積累起來的根深蒂固,不是說無數遍“對不起”或者“我愛你”就能夠輕鬆地化解的。

    隋懿很是頹喪了一陣子,仿佛寧瀾裝作不認識他的那種束手無策感又卷土重來。

    這回他沒有向任何人求助,這道題隻能在今後的時光中慢慢解開。就算它無解,也隻能怪自己咎由自取。

    轉眼九月即將過去,天氣轉涼,陰雨連綿,寧瀾腳上的舊傷遇寒發炎,經常疼得晚上睡不好覺。

    跟他共處一室的隋懿察覺到他的不適,給他開了些副作用小的止疼藥,藥貼繼續敷著,症狀能稍微緩解。

    關節炎最是不能受風,隋懿還給寧瀾買了厚棉襪,他不知是嫌醜還是其他什麽原因,總是不肯穿。

    這天,寧瀾日間看店送貨精神疲累,晚上吃完飯陪婆婆看電視,看著看著就趴在沙發上打起瞌睡。隋懿拿著新買的卡通五指襪,蹲下身往寧瀾光裸的腳上套,末了用手掌把他的腳踝捂熱,惹得寧瀾在睡夢中舒服地喟歎。

    做完這些,隋懿打算把人抱進裏屋休息,婆婆衝他招手,示意他過去。

    “你和寧寧吵架啦?”

    “沒有。”隋懿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道,“曆史遺留問題。”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