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十五章(3/4)

作者:餘酲字數:11226更新時間:2018-12-16 12:44:54

    掛斷後,他坐在那裏愣了半晌,婆婆喊他好幾聲才回神。

    寧瀾的嗓子像被石頭堵住,慘白著一張臉,磕巴半天才把話說清楚:”我……我媽……我媽她……死了。”

    當天下午,隋懿安頓好婆婆,就帶著寧瀾坐上了回老家的飛機。

    寧瀾有四年沒離開首都,對飛機場都有些陌生,飛機滑行起步時,他猛地哆嗦了下,隋懿握住他放在扶手上的手,安慰他道:“別怕,我們馬上就到了。”

    隋懿是在發布會結束後被助理米潔告知剛才有人打來電話,說G市某個地下賭場著火,一個叫趙瑾珊的人被困在裏麵沒來得及逃出,係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下飛機後兩人先趕往事故現場,那是一處城市外圍的普通民房,為了掩人耳目,地下賭場從民房裏進,外觀上完全看不出裏頭別有洞天。

    在場民警告訴他們,這個賭場剛開張不久,據了解是兩個人合開的,一個叫趙瑾珊,一個叫謝天豪,起火原因是隨手亂扔煙頭引燃窗簾、桌子等可燃物。由於是非法運營,缺乏基本的消防設施,加上沒有消防通道,起火後幾十人被堵在下麵出不來,死傷慘重。

    直到去醫院停屍房見到屍體,寧瀾的狀態都很平靜。他隻問了醫生一個問題:“真的救不活了嗎?”

    醫生搖頭:“送來的時候體內一氧化碳濃度已經超過致死量,節哀順變。”

    醫生還說,打了她手機上所有本地號碼,要麽打不通,要麽沒說兩句就被掛掉,最後隻好撥其他號碼,看看有沒有人來認屍。

    寧瀾拿到了趙瑾珊的手機,手機還有電,他的手指放在通話記錄上很久,最終沒有點下去。

    翌日上午,隋懿陪寧瀾回家收拾遺物。

    趙瑾珊還住在那幢筒子樓,裏頭比隋懿三年前來的時候更加破舊,牆壁上有好幾條裂縫,前幾天剛下過雨,牆皮都被雨水浸泡得凹凸不平,像個隨時可能坍塌的危房。

    寧瀾看著屋裏幾乎沒變的陳設,既諷刺又憤恨地想,年年都說要拆遷,年年都說要買新房,拿走那麽多錢,去搞什麽賭場?你這腦子隻有被人坑的份。

    趙瑾珊的遺物不多,奇怪的是,她的屍體上並沒有戴金銀首飾,她的房間裏也找尋不到。

    寧瀾整理完衣物,推開自己房間的門,意外地發現屋裏還算整潔,桌上沒有灰塵,床上的被褥也是新換的。他十分畏寒,經常中秋前後就要換厚被子,那時候趙瑾珊經常嫌他嬌氣難養,讓他趕緊滾,不要拖累自己。

    寧瀾在門口站了會兒,慢吞吞走進去,拉開書桌抽屜,首先入眼的是一個木製小盒子,上麵歪歪斜斜地寫著幾個字,原本是“瀾瀾的老婆本”,最後三個字被粗暴地劃掉,改成了“瀾瀾的嫁妝”。

    打開盒子,裏麵亂七八糟放著一堆金飾,最下麵還有一本存折,上麵的數額雖然不大,卻已經足夠在G市這座小城買一套像樣的公寓。

    寧瀾終於還是打開了趙瑾珊的手機,通話記錄上除了醫生昨天撥的那些,由趙瑾珊本人撥出的電話署名都是“寶貝兒子”,一共撥了7遍,全部都無人接聽。

    寧瀾閉上眼睛,抱著盒子和手機緩緩蹲下來。

    號碼早幾年前就換了,不打119報警,打這個電話有什麽用?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