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十九章(1/4)

作者:餘酲字數:13010更新時間:2018-12-16 12:44:55

    一周後,寧瀾陪隋懿去試鏡時,兩條腿還有點打顫。

    那天晚上做得太猛,第二天早晨醒來,看到隋懿新買回來的性/生活用品,本著想知道“這個牌子的潤滑劑這幾年有沒有進步”的鑽研精神,兩個人又滾了一次,晚上好奇一起買回來的套套是不是真的是草莓味,滾了第三次。

    是以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寧瀾都臥床不起,比當年頭一回被舞蹈老師按著拉筋的後遺症還嚴重。

    隋懿倒是樂意伺候他,一日三餐往床上送,洗澡都跟著,幫他搓背,打沐浴露,吹頭發,還有穿脫衣服。

    本來寧瀾是沒意見的,他們赤裸相對的次數幾隻手都掰不過來,忸怩作態毫無意義。然而後來想到,他們倆每次做/愛,自己都脫得一絲不掛,反觀隋懿,要麽披著上衣,要麽褲子半褪,隻掏出那個物件就好了。

    寧瀾眉頭一皺,心中陡生不平。

    昨天晚上,趁隋懿給他吹頭發不留神,寧瀾猛地返身敏捷地把他的睡衣往下扯,隋懿慢了一拍,逮住寧瀾的手時,脖子上掛著的繩子已經被他勾在食指上。

    “這是什麽啊?”寧瀾把繩子往外拽,看到那顆經過加工的紅珠子,怔住了。

    這兩天肌膚相親那麽多次,竟然都沒有發現他身上戴著這麽個東西。

    今天早上隋懿要出門,寧瀾掙紮著從床上爬起來,說:“屋裏待著快長毛了,我想出去走走。”

    於是寧瀾就被隋懿帶到了試鏡現場。

    米潔路上堵車,在收到隋懿“買杯熱奶茶”的指令時還在奇怪,拎著咖啡和奶茶匆匆跑進化妝室,看見坐在一旁被裹成球的寧瀾,又驚又喜,捂著嘴要哭了似的,原地轉兩圈,還蹦躂了好幾下。

    寧瀾跟米潔交情不算深,所以不知道米潔激動的點在哪裏,跟她打了招呼,感謝她帶來的奶茶,就捧在手上小口小口地喝。

    半小時後,隋懿進去試鏡,米潔挪到寧瀾旁邊,小心翼翼地詢問他這些年過得怎麽樣,寧瀾說挺好的,她既欣慰又感歎地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謝天謝地,感謝各路菩薩保佑。”

    寧瀾並沒有什麽跟人交流的意願,今天跟隋懿一起過來也是一時興起,出了門他就後悔了,怕在這兒遇上認識的人,一路上盡想著跳車逃跑。

    不過他顯然多慮了,娛樂圈更新換代極快,他離開了整整四年,哪兒這麽容易見到所謂的“舊人”。

    隋懿今天試鏡的這部電影的導演,寧瀾幾年前倒是有所耳聞,不過以他當時的咖位,別說試鏡,連跟這位以鐵麵無私著稱的導演握個手的機會都沒有。

    米潔顯然也在擔心這個導演不好對付,探頭探腦地張望:“怎麽還不出來啊?不會真要試那場赤膊戲吧?聽說吳導最忌用替身,他要看到隊長身上的疤,說不定……”

    寧瀾敏感地抓住重點:“疤?什麽疤?”

    米潔口無遮攔道:“就是兩年前在H市見義勇為落下的傷口啊。”

    寧瀾自我封閉了整整四年,圈裏的大事小事他一概不知,米潔見他一臉茫然,便給他詳細說明。

    原來他走了之後,隋懿滿世界瘋狂找他。兩年前不知道從哪裏聽說他在南方H市,跑到那邊蹲點守了大半個月,人沒蹲到,偶然有一天看到某持刀歹徒當街搶路人的包,出手相助時躲閃不及,被窮凶極惡的歹徒用尖刀從肩膀劃到後背,傷口很深流了很多血,縫了十幾針。

    “當時有路人把過程拍了下來發到網上,所以隊長的國民好感度才這麽高。”米潔說到這裏,歎了一口氣,“就是可惜身上留疤了,不知道這個角色還能不能拿下。”

    寧瀾這兩天沒事的時候翻看過隋懿的劇本,他要試鏡的角色是個黑幫殺手,身手矯健,神秘莫測。

    隋懿這邊剛試鏡完出來,在化妝間換衣服,寧瀾門也沒敲,直接進去,趁隋懿紐扣還沒扣上,扯著他的衣領往下拽,那條從左肩橫貫到後背的傷口就這樣展露眼前。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