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十九章(2/4)

作者:餘酲字數:13010更新時間:2018-12-16 12:44:55

    隋懿呆了片刻才意識到什麽,慌亂地把衣服往身上套。然而寧瀾已經看到了,看到了那條歪曲猙獰的傷口,還有利用傷口參差不齊的邊緣,巧妙紋上去的圖案。

    寧瀾先開口:“那是什麽啊?”

    隋懿心知瞞不下去,早晚得坦白,低聲道:“紋身。”

    “我問那是什麽圖案。”寧瀾試探著猜測,“浪花?”

    “不是。”隋懿斬釘截鐵地否定,“波浪。”

    寧瀾這會兒還沒察覺“浪花”和“波浪”的區別,隻覺得現在的隋懿一點兒也不像他印象中那個處理任何事都遊刃有餘的隊長。

    “你傻不傻啊?”寧瀾問他。

    隋懿原以為能得到兩句關懷,沒料到會被罵,尷尬地回應:“當時情況緊急,來不及多想……”

    寧瀾打斷他:“你是去找我,還是去製造新聞上頭條啊?”

    隋懿有點急了,解釋道:“當然是去找你的,幫別人隻是順便……不,這件事跟你無關,不是因為你,你不要有負擔……”

    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寧瀾再次扯開了他的衣服,嘴巴湊上去,在他肩膀上輕柔地吹了吹。

    吹完問他:“還疼嗎?”

    隋懿心裏掀起驚濤駭浪,險些撐不住表情。他既想搖頭又想點頭,梗著脖子半天沒做聲,試圖留住片刻的溫存。

    寧瀾就當他不疼了,把衣服給他穿好,走到正麵幫他戴正掛墜,接著幫他扣紐扣,邊扣邊說:“導演嫌你身上有疤,我還嫌這個角色太暴露。咱們不拍了,我不想把你給別人看。”

    今年的初雪在聖誕節前一天降落地球,也是在這天,隋懿收到了來自劇組的簽約通知。

    寧瀾在廚房裏淘米做飯,隋懿站在身後喊了幾聲“寶寶”他都沒應,憋得實在沒招,從後麵抱住寧瀾的腰,下巴支在他肩膀上,用粗硬的頭發戳他的臉頰,悶悶地說:“你不想我拍,我就不去簽了,別生氣。”

    寧瀾把米倒進鍋裏,眼皮都沒抬一下:“你拍你的戲,我生什麽氣?”

    “你不是怕我……”隋懿說到一半調轉話頭,“導演說了給穿個背心,不是上半身全裸。”

    寧瀾放下淘米簍,掰開腰上圈著的胳膊,轉過來麵對他:“在你眼裏,我就是這麽小氣的人?”

    三年未見,寧瀾與從前比起來脾氣更硬,骨子裏的要強和執拗全都跑出來興風作浪,經常弄得極度缺乏戀愛經驗的隋懿慌亂不已,不知該如何應對。

    “不是,當然不是……你不是說……”隋懿欲言又止。

    寧瀾見他窘迫得說不出話,挑眉一笑:“你想接什麽戲是你的自由,我不是你的經紀人,也不懂現在的主流審美,這種事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不必在意我的看法。”說著不由得壓低聲音,視線往別處飄,“我上次說不想給別人看,是怕你落選傷心,還有舍不得……”

    聲音戛然而止,寧瀾輕咳一聲,轉回去繼續忙活:“你去簽合同吧。”

    “舍不得什麽?”隋懿追問。

    “沒什麽。”

    “說嘛。”

    寧瀾最受不得隋懿這樣近似撒嬌的語氣,用沾了水濕漉漉的手推搡著把隋懿趕出去,“砰”地甩上門。

    隋懿不確定寧瀾是否在害羞,他不敢胡亂猜測,又忍不住往那方麵想。

    路上手機一響,寧瀾發來短信:【怕你拍打戲受傷】

    沒有什麽能比猜測成真更令人開心了,雖然“舍不得”改成了“怕”,隋懿心裏還是樂開了花。

    緊接著,寧瀾又發來一條短信:【想要什麽生日禮物?】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