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番外二:路遇(上)(陸方CP)(1/3)

作者:餘酲字數:9494更新時間:2018-12-16 12:44:55

    剛掛掉和寧瀾的視屏通話,方羽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他今年27歲,無父無母,事業離開黃金期,開始走下坡路,正以進修音樂為借口在國外休假。

    人生過去小半,他還是一無所獲,連一個孤單寂寞時可以回的家都沒有。

    如果非要樂觀點的話,他有一個比他小3歲的男朋友,愛玩,孩子心性,從前還很花心,正式交往了四年,完全沒有跟他定下來的意思。

    忙的時候成天盼著休息,真的閑下來了,卻寧願自己忙到沒空胡思亂想。在國外的這兩個月,方羽上午上課,下午就坐在陽台的吊椅上曬太陽,邊搖邊回憶,他們倆是怎麽走到一起的。

    一切都要從那場意外追尾說起。

    彼時,父母剛在一場車禍中雙雙離世,幾個叔叔伯伯就以父親買房時曾經問他們借過錢為由,試圖搶奪僅剩的那套房子。

    強撐著處理完父母的後事,已經是方羽能承受的極限,他叉著腰,在大伯家放了句“想搶我們家的房子就從我屍體上踩過去”的狠話,出來後,車剛拐到主幹道上,憋了許久的眼淚就掉了下來。抬手擦了擦眼睛,看見前麵黃燈在閃,一個急刹車踩下去,“砰”的一聲巨響,後麵的車追尾了。

    “跳綠燈了還急刹,會不會開車啊,是不是……”

    從寶藍色跑車上下來的就是他後來的男朋友,陸嘯川。一雙長腿跨出來的時候還罵罵咧咧的,對上他的臉,“瞎”字隻嚷出一個聲母就收了聲,轉而傻愣愣地追問他“哪裏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我不是故意凶你的你別哭了”。

    無巧不成書,幾天後去星光娛樂報道,和陸嘯川分在一個預備出道的組合,陸嘯川看他的眼睛都在發光,縱使方羽從小被人誇長得好,也消化不了他如狼似虎、恨不能把他生吞活剝了的眼神。

    方羽不擅長罵人,把所有自認為難聽的話都拿出來凶他,眼睛都瞪酸了,這小色狼還是狗皮膏藥似的圍著他轉。

    可惡的是兩人還被分在宿舍的同一間,某天晚上方羽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見離臉不到十公分處有一雙反著光的灰藍色眸子,嚇得三魂去了兩魂半,當場捂著衣襟拎著褲子跳下床,羞憤交加地要去告他性騷擾。

    陸嘯川動作快,胳膊一伸擋在門口,委屈巴巴地說:“你被子沒蓋好,我怕你著涼……沒有那啥啥你的意思。”

    頂著一張不中不洋的臉,普通話說得倒是很溜。

    方羽將信將疑,因為受到驚嚇,胸膛還在劇烈起伏,喘著氣說:“你讓開,我要……要出去。”

    陸嘯川是個紙老虎,碰到他就蔫,妥協道:“好吧,你等一下。”說著蹲下身,把手裏拿著的一雙棉拖鞋放在地上,“把鞋穿好,披件衣服再出去,外麵涼。”

    方羽閉著眼睛想,他大概就是從那時候對陸嘯川動心的,比他曾經以為的還要早。

    即便後來的發展出乎意料,他如今也能做到平常心對待,將那些當作所有戀愛中的情侶必須經曆的波折,酸甜苦辣,個中滋味,也隻有身在其中才能領會。

    在陽台上躺到傍晚夕陽西下,半夢半醒中,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拿起來一看,川川老公。

    這個惡心死人的昵稱還是在國內的時候,陸嘯川趁他洗澡拿他手機偷偷改的。

    方羽按了接通,陸嘯川大概沒想到他會這麽快接,還在扯著嗓門跟旁邊人聊天。酒吧轟鳴的音樂聲混著嘈雜的人聲,震得耳膜疼,方羽把手機拿遠了些,皺眉“喂”了一聲。

    一分多鍾後,陸嘯川走到相對安靜的地方,大大咧咧地問:“寶貝兒,吃飯了嗎?”

    方羽抬頭看天色,撒謊說:“吃了。”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