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0節(1/3)

作者:卟許胡來 (女強 甜文)字數:7756更新時間:2020-11-07 00:03:21

    兩得

    另外,魏憫都出場了,咱們離結局還遠嗎?

    第47章 忘不掉

    對於自己曾經用藥導致腿將近一年無法行走的事, 隨著現在已經康複兩年多, 蔣梧闕自身都已經快要忘了曾經那種深夜中活生生疼醒的感覺, 可她忘了,封禹卻還記得。

    蔣梧闕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腿在封禹的心裏會是個解不開的疙瘩,他平日裏也不說, 蔣梧闕幾乎看不出來他對這事的在意。

    那天下午蔣梧闕去找魏憫。想要說服一個人死心塌地的跟著你效力, 首先需要讓她相信你跟她目的相同, 其次就是你能為她帶來的好處。

    蔣梧闕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擺明自己雖是嫡出的皇女, 可因為皇上寵信士族導致曾是寒門出身的君後在後宮中不甚受寵,連帶著自己這個嫡女也不討她喜歡。

    魏憫為人多疑,蔣梧闕就苦笑著抬手拍拍自己的腿, “若是我嫡女身份風光至極, 何以困在這把輪椅之內?”

    掌心才拍第一下,第二個巴掌還沒落下來, 就被身旁本來正在吃飯的封禹一把握住,他用的力氣有些大,蔣梧闕愣怔之餘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封禹反應過激了。

    當著魏憫的麵, 蔣梧闕隻是垂眸看了封禹一眼,笑著沒說什麽, 回握住他的手, 拇指在他虎口處摩挲, 無聲安撫,轉頭跟魏憫說起別的。

    魏憫雖是連中兩元, 可到底是寒門出身。這次省試舞弊旁人沒事,唯獨她這個寒門舉人挨了鞭子,她心裏多少該對如今在朝堂上,寒門出身官員的處境有個大概的認識。

    哪怕她連中三元,一舉考上狀元,寒門出身的身份依舊是她不能改變的。她若是想在士族把控的朝堂上出人頭地,隻有依附蔣梧闕,也隻能依附蔣梧闕。

    魏憫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說了願意,蔣梧闕看的出來,她疼她夫郎,想讓阿阮過上好日子。

    從魏憫和阿阮那裏離開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封禹推著蔣梧闕出了門,十五趕著馬車過來,兩人上車回府。

    路上蔣梧闕看向封禹,輕聲說道:“我腿早就沒事了,拍兩下也沒有多疼。”

    封禹放在腿上的手指慢慢握緊成拳,垂眸不看蔣梧闕,語氣倔強的說道:“難道傷疤好了,就能忘記曾經鑽心的疼嗎?”

    想起蔣梧闕吃藥的那半年裏,有時半夜常常痛醒,卻還小心翼翼的挪動身體咬牙硬忍,不敢讓睡熟中的他感覺到自己腿疼的在控製不住的發顫。

    那時候封禹眼睛閉著,手卻攥的死緊,指甲掐在掌心裏,好幾次都掐出了血。這樣的疼,他忘不掉。

    被夫郎在意的感覺,讓蔣梧闕內心一片柔軟,抬手握住封禹的拳頭,挨個掰開他的手指,“隻要能娶到你,什麽都是值得。”

    馬車車壁上鑲嵌著照明用的夜明珠,封禹看著珠光下蔣梧闕眉眼溫柔的臉龐,一股衝動湧在心底,不斷地翻滾叫囂。

    他想說隻要你一句話,我便可以做那第一個提槍殺進皇宮的人,把你曾經受過的委屈一一討回來,把本來屬於你的東西奪回來。

    封家是世代忠君,可這樣狠心昏庸的皇上,他封禹不認。

    哪怕母親打斷他的腿,封禹也想提槍用這習了二十年的武,替他妻主報仇出氣。

    這些話憋在心裏說不出來,封禹輕抿薄唇,微微側身把頭歪在蔣梧闕的肩膀上,輕聲說道:“嫁給妻主,是封禹這輩子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

    蔣梧闕挑眉,覺得今晚的封禹像是喝醉了似得,竟然說出了這等撩她心弦的情話。搭在他腰上的手有些不安分,蔣梧闕低聲問道:“可是想要了?”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