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十章以毒為生(1/5)

作者:珠山原石字數:35642更新時間:2022-09-23 12:03:28

    金世遺走著醉步道:“花姐帶路,我要休息了。真是人醉心明白你就開一間房,美女自己回去睡不準靠近我,否則小爺把你們酒樓撤了。”

    花姐與六位美女一驚但見他酒態就笑道:“好,好等一下讓你們哥倆雙宿雙飛。看那個的功夫好,戰鬥的久。”這是妓院裏的行話但兩人都不懂。

    唐研新道:“好花姐就開一間,快帶我們去休息。”他有點酒勁上衝。

    花姐忙叫美女們扶兩人,金世遺卻不讓隻靠在唐研新身上,唐研新無法隻的一手扶著她肩向後院一棟四層樓房去。

    來到二樓一小二推開一溫柔鄉門牌的房間,裏麵一張大床,有四把椅子一張小圓桌上放著一茶壺幾個茶杯還有一盞油燈。大床朝東邊的窗子,一六尺高的屏風擋在小圓桌前,這是典型的客房布局,窗子下邊放著兩盆茶花,一陣花香飄來使人心肺頓舒。

    金世遺靠在唐研新肩膀上吼道:“出去關上門小爺要睡了。”

    “是是是是··。”花姐與小二忙退出門並帶上。

    金世遺見唐研新臉都紅了,就笑道:“大哥你害羞了,哈哈哈都有婆娘的人了,還沒見過這多美女相陪吧?”

    唐研新呲道:“你的確喝多,你去床上休息吧。” 說完也不管金世遺的就盤坐在一椅子上打坐。

    金世遺也不管他的一頭倒在床上就呼呼睡起。

    唐研新見金世遺睡了,一口真氣對著圓桌上的油燈吹去,油燈息了。

    一個時辰後,門口走來幾人。

    那花姐也在她貼耳聽了聽道:“黃老五,這咋的裏麵一點動靜都沒有?”

    一嗯啞聲接道:“不應該啊,難道他們是武林名派中人內力高深,但也飲下十四瓶這樣的酒也是熬不住的啊。花姐看來你們要找人家兩小白臉的錢難哦!”

    一妖媚聲道:“且,一看這哥倆一個還是雛雞。可惜老娘吃不了。這都快三更了走回去覺了。”

    幾聲嬉笑,人走開。

    唐研新一聽這幾個是酒樓裏的歌姬是來賺他們銀子的,這妓院,舞女不是幹那事還是幹啥的。

    他雖調息了一個時辰,但那酒勁反而有點上衝一想到那事人不由看看床上的金世遺,而金世遺卻仰麵躺著發出細沉的呼吸聲。

    唐研新忙再次運內息調息。

    五更一過金世遺在床上發出輕輕的叫聲。

    唐研新坐在椅子上,那叫喊如鉤魂使者來抓他一樣,他內心的躁動越發不守規矩。

    他忙使出真氣運功抵擋,可內息走了一圈卻不是下了藥,中毒的感。以他的醫術,毒術已是世間稀有自明白這是那酒力激發了,自己原始的性衝動。他運內力把酒勁逼出,哪知經過幾個時辰,那酒已進入奇經八脈滲入血液神經中。

    不運內力還好一用內力,那血液中的酒力更催動神經,使人越發馬上要發泄一下。

    唐研新睜開眼向黑夜中床上的金世遺看去,雖這時節外麵是伸手不見五指但唐研新早是八脈通,那雙眼在黑夜看東西比一般武林高手在白天都還看的清幾倍。

    床上的金世遺已被酒摧的臉粉紅,一股股難掩的熱力使身體太難受了,她早脫光衣服在床上發夢叫。

    唐研新一看金世遺苗條妖媚的身體在床上扭動,而那漂亮的粉臉正發出春光,人也迷糊。

    他一驚忙使自己冷靜,可越想冷靜反而那心跳的越發厲害。

    這堪比與陳悅那第一晚還來的厲害,他不由的向大床走去。

    走到床上他突手一拂點了金世遺身上幾處穴,把被子給金世遺蓋住赤裸的身體。

    他反轉手也點自己的丹田,俞府,膻中,幾處穴盤膝坐在地板上調息,使自己亂跳的內息逆經倒行。

    這瓊漿玉液太凶了,內力居然控製不住它的摧情勁力,要不是自己學的倒逆經脈這功夫怕這時已把小五害了。

    唐研新想到此,用手打了自己臉兩下心也靜下就以真氣調息這亂串的酒力,怪這酒力卻形成一汩汩的清泉匯聚成一條靜靜的清溪。

    一個周天後,清溪被唐研新深厚的內力全部融化,而他覺得內力更加厚重,純綿,身心倍感爽快。

    唐研新運力丹田,幾處穴早逆經時已解,他站起身。一絲亮光從東邊露出,天亮了。他見金世遺正熟睡躍身出窗坐到對麵屋頂看日出,這朝出的太陽太美了。

    金世遺一睡到響午,她睜眼一看唐研新不在房中。一摸自己赤裸著,忙穿好衣服這瓊漿玉液太厲害了自己沒失身吧忙看自己左手臂這是她母親給她點的守宮砂,還在。她卻有點失望,她早想與唐研新幹那事做一回他的女人了,可昨晚就是機會啊,他是咋熬過的呀,這家夥去了。

    金世遺忙運功,那前麵酒樓傳來她熟悉的呼吸聲,她洗漱了一翻易好容杵著拐杖走向前麵酒樓。

    她一出現,整座樓的美女就向他發出噓聲,這人太牛了喝那多壯陽滋陰激發神經的酒卻一點事都沒有,不使她們吒舌那才不正常。

    這瓊漿玉液,這裏麵的人是沒一人敢碰那玩意,這幫歌姬更不敢,那酒就是喝一小口就會要她們的小命。

    唐研新坐在酒樓大廳中一張桌旁,吃著點心看一說書先生在那裏說書。

    金世遺走攏坐下道:“哥,你昨晚沒事吧?”

    唐研新低聲道:“那酒力太厲害用內力都控製不住,要不是我學會倒逆經脈這功夫怕會幹出傻事來。太可怕了!”

    金世遺不悅道:“我倒想你幹點壞事,你昨晚點了我幾處穴使我動不的自己跑在這裏來聽書,安逸善!”

    唐研新知道她啥心思忙臉嚴肅道:“小五,我有悅兒了,我們雖有肌膚之親可沒做那事哈!”

    哪知金世遺卻道:“反正我是你的人了,那圓房做事是遲早的事,我都給悅姐說了的。”

    唐研新道:“你,你咋亂說一氣。”

    “哼,我才懶的給你說,不信回去問悅姐。”金世遺丟下這話就走,出門向城門口迎春來客棧去。

    唐研新早結好賬,見她不高興走了也出門向住的客棧走。

    客棧門口圍著很多人,金世遺在一旁看客棧裏麵啥事,唐研新走攏問道:“小五裏麵咋了?”

    他話剛完,旁一漢子就接道:“天星寨與鳳凰寨的人在裏麵扯皮打架哦。”

    唐研新道:“為啥在客棧鬧事,有點過了。”

    旁幾人看他一眼道:“這兩寨的人都是凶人,官府都管不了,你且···。”

    啪啪,那剛說話的人遭了兩耳光。

    他捂著腫痛的臉一臉迷糊誰打的啊。

    其他幾人也愣住,正要說啥。

    突,身邊杵拐杖的少年吼道:“給老子的,爬開,小爺要回客棧圍到做啥,不想活了。”

    大家正看的起勁,不了來了一瘸子在吼但百姓怕事忙讓開,唐研新知道金世遺心不舒服,就看她咋發泄,發泄。

    金世遺杵著拐杖走進大廳,兩撥人並沒動手,而是在講理。

    一拿著煙袋的老頭指著一年輕人道:“小子,你還嫩了點。我鳳凰寨不是你們想咋就咋的。”

    那年輕人剛二十出頭,臉一拉道:“青老頭,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剛說了,那天一線天的事是誤會,我們接到密報說有人從外邊運大煙走一線天來大理城,故在哪裏設伏不想傷了你們鳳凰寨的人。已賠禮了你還要咋的?”

    “你們抓走私大煙的人,沒看到我們鳳凰寨的旗子嗎,哄三歲小娃哦。”一穿花布服裝的漢子怒道。

    “你個牛老二真他媽的瓜皮嗎,那走私大煙的人不會打你們的旗子和我們天星寨的旗子嗎?”

    鳳凰寨的人無語了。

    薑還是老的辣,那拿煙袋老頭道:“那你們為啥不問清楚才動手?”

    天星寨那年輕人道:“這不是怕他們跑了嗎,就沒問。”

    “你們都他媽的是瓜皮,這不是明擺有人設局嘛。”金世遺沒好氣接道。

    兩寨幾十雙眼睛齊刷刷的看著這瘸子。

    拿煙袋老頭拱手道:“敢問閣下為何這樣說?”

    金世遺道:“這大理城誰在經營煙館誰就是主,更是設計者。”

    兩寨人齊聲道:“莊公公啊!”

    “莊公公,是啥人?”

    那天星寨的青年人道:“就是皇宮的太監,他是幾年前從京城來到此的,說是養老卻時常對這裏官員指手畫腳,更甚者教唆手下在城裏開了四家煙館。大家都拿他無法背後都叫他莊霸天,隻可惜他是閹人。”

    老頭也接道:“就是我們不明白他賺那多錢來做甚,一個老閻狗。”

    “誰,誰在罵莊公公,不想活了?”幾個穿著緞子壯漢衝進來。

    “這大理城,有幾個閻狗啊。罵他咋了,他本就是斷子絕孫的主了,還設計害我們天星寨與鳳凰寨火拚。老子定找他晦氣。”天星寨青年怒道。

    “我看你小子活夠,老子宰了你。”一大漢手一揮一道寒光射向那天星寨青年頭。

    這寒光太快,太急,而距離隻有不到二丈。

    天星寨青年忙一閃,可他身旁人也多都是同一寨子的人,他一閃但那寒光卻也一移追著他。

    他大赫忙身一倒一個鐵板橋,他身後人忙跳開。

    青年順勢一滾,眾人都覺得這寒光射不到他。

    哪知,嘎的一聲,寒光一下罩住坐在地上的青年頭。

    拿煙袋老頭赫道:“粘杆處,無影子!”

    發出寒光的漢子笑道:“你這老小子有點見識,這正是由殺人不留頭的血滴子改裝的無影子。這東東專取人頭,你們誰敢反對莊公公,這小子就是你們的下場。”

    “你,你這走狗給我套了一啥玩意,不好咋越來越緊了。”那天星寨青年赫道,並試圖用雙手搬開套住頭上的東西。

    大家一看,天星寨青年頭上套了一發光圈,是圓球外邊有鉤刺刀片。

    拿煙袋老頭忙吼道:“山娃,不要用手扳,這無影子一扳越向裏紮,到時誰都救不了你,它會旋了你頭的。”

    那青年原來叫山娃,一聽嚇的人都快爬下雙手撐地哭起。

    其他人忙閃開。

    那進來的幾人得意道:“無影子取頭無敵一出必殺人,你小子當出頭鳥也是自找,還有誰敢說莊公公不是的站出來。”

    “嗬嗬嗬,你這狗還真他媽的會搖尾巴。那你來取我人頭啊。”金世遺杵著拐杖在旁道。

    這一共五人都是這莊公公養的護衛,他們本領不高但都有厲害武器,人人不但有無影子還帶著西洋火槍。

    一人象是頭的漢子轉頭道:“你小子是那的,在此接啥梁?”

    金世遺拐杖一指道:“小爺心情不好,你們再不出手就沒機會了。”

    另四人不肖道:“這天下還敢情真怪,還有趕著投胎的。”

    說完一人手一揚一道寒光發出呼呼聲向三丈外的金世遺飛來。

    鐺。

    噗噗噗····。

    金世遺拐杖一下擊破那臉盆大的無影子,無影子散開一道道旋轉刀片帶著鉤刺飛向五人。

    那五人大赫這太快太急了自己死定了。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