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57章 第 157 章(1/3)

作者:起躍字數:7168更新時間:2022-08-05 16:22:30

    沈頌林冬9

    林冬看著沈頌, 麵色平靜地說完,言語裏的冷靜,如同變了一個人, 再也沒有了往日相纏著他時的撒嬌和示好。

    看著沈頌的那雙清透的眸子裏,坦蕩磊落, 也沒有了半絲糾纏。

    沈頌輕輕地看著她,林冬彎唇一笑, 走了出去, “師兄,失陪了。”

    林冬的腳步跨過門檻, 下了門前的台階, 步入了堂前看熱鬧的弟子之中,屋內幾人這才慢慢的回過神來。

    餘景蕭忙對對著林常青和韓夫人鞠了一個躬, 也忘記了要找沈頌算賬, 轉身便跟著林冬, 追了上去。

    韓夫人壓根兒沒去留意餘景蕭,意識到適才發生的一切, 並非是夢之後, 嘴角的笑容, 不自覺地暈開,就差一巴掌落在桌上,拍案叫絕。

    祖宗保佑。

    她靈山唯一的大小姐,總算是有了自己該有的骨氣。

    十幾年來,韓夫人頭一回揚起了高不可攀的下顎, 對著沈頌一眼橫掃了過去,“聽明白了?”

    沈頌立在那,一直沒動。

    眸子的餘光看著林冬從他身旁毫無留戀地經過, 臉上那雷打不動的沉穩,微不可察地有了一瞬的裂痕。

    過往十幾栽。

    天冷了,她怕他凍著。

    天熱了,她怕他曬著。

    每回去一趟巫山,她都要替他的手塗上一層凝膏,怕他的手起了繭子。

    別說是如今的一記刀傷,當初他的手腕被田野裏的野草劃破了一道口子,她都曾興師動眾地給他塗抹了藥膏,用白沙包紮好。

    對上他的不耐煩,她也沒惱,隻抬頭笑著道,“我喜歡的人,我不心疼,誰心疼。”

    十幾年無微不至的關懷,他並沒有放在心上,甚至覺得有些多餘。

    但日子一長,養成了習慣了,便難以戒掉。

    沈頌明顯的有些不適應。

    試想換做誰,前一刻對你嗬護有加,下一刻突然冷漠地同你撇開了關係,都會有些不適。

    既然她當真放下了,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堅持。

    沈頌沒有去回答韓夫人的話,抬起了受傷的胳膊拱手道,“今兒既是師妹的生辰,徒兒便不該在此時辭行,徒兒先去養傷。”

    沒再堅持提親,也沒說要走。

    沈頌沒等韓夫人和林常青表態,說完便退了下去。

    林冬在前,餘景蕭緊緊地跟上,沈頌掛了彩走在最後,三人似是排著隊從那台階上前後腳下來,底下的弟子個個都瞪大了眼睛,想從三人的神色之中揣測出來,到底誰贏誰輸。

    阿吉跟在沈頌身後,臉色不太自然,他很想同主子說,要不就算了吧。

    誰都不待見,住著也沒趣。

    林姑娘明擺著已經變了心,這時候主子再往上貼,倒顯得有些打臉,自討沒趣了。

    阿吉也隻是想想,沒敢說。

    從昨兒夜裏看到主子麵上的那抹冷冽後,他就覺得變了的不隻是林姑娘,主子也有些反常了。

    回到屋裏,阿吉打了一盆清水,沈頌自己褪下了衣裳。

    林常青那一刀下來,帶著怒氣,雖說沒什麽大礙,但傷口也不淺,自從新帝登基後,十幾年來日子太平,沈頌已經很久沒有受過傷。

    初時不覺,這會自個兒從傷口裏扯出了破碎的布料,倒有些疼了。

    當年在長安的小院子裏,他頭一回在韓夫人的劍下受傷時,林冬還是一個半大孩子,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望著他,一麵小心翼翼地替他清理著傷口,一麵吹著氣兒,問他,“師兄,疼不疼。”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