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章 山上有個“女澡堂”(1/4)

作者:起落三生字數:9212更新時間:2021-07-05 11:13:24

    這道觀比我想的氣派多了,準確來說是比我在電視劇裏看到的更像回事兒,三明山附近不能停車,晁雨嘉把車開到了更遠一點兒的停車場,說是停車場其實也就是個廢棄工地,我看了看停車場的環境,慶幸沒給她提什麽好車來。

    晁雨嘉今天穿的就很像樣子,戴了一頂遮陽的草帽,一襲白色連衣紗裙中間穿插著黑紗線,鞋是我媽的平底鞋,從早上起來打開手機看到二十多條未接電話開始,我就知道今天注定又是遭罪的一天,果不其然在我洗漱的時候她就已經穿著一雙恨天高站在我家門口了。我一邊晃動著牙刷在口腔裏翻滾,一邊嘟囔道:“您就穿這個上山嗎?”

    “啊,不好看嗎?”

    很顯然對於這位不講常識的大小姐我實在是無從開口,想想就麻煩的事情還是算了,我歎了口氣,穿那麽高的根是真不怕崴了腳。我隻能翻出我媽的舊鞋丟進她包裏,她一開始還嫌棄的不行,問我這麽老的款式是哪位女教授留在我家的,在我說是我媽留下的之後她就變了一張臉,喜歡的不得了,我分不清楚是真喜歡還是假喜歡,也懶得區分了,總之是不想背著她上上下下。

    本以為晁雨嘉隻是一時興起想出來玩玩,未曾想她還挺認真,穿的也是個求神拜佛的素衣樣子,我把鞋子放進後備箱,匆匆的跟上她的步伐,倒是很久沒見她對一件事這麽有興趣,談戀愛的時候也沒見這麽高興過。

    不過神啊,法術啊這些東西我是不信的,沒有“這個女人”我可能一輩子也不會來這種地方,大概這就是佛教的緣法,走至入口處確實嚇了一跳,以前也隻是在電視上看過這兒,知道這道觀很大,親自來了之後感覺確實又不一樣。

    首先這牌樓就大氣,立在山腳下一個十二三米高的牌坊,也得有個七八米寬,兩根立柱用的是赤紅的朱砂漆,朱砂的沉紅裏透露著嶄新的氣息,漆匠的活也是幹淨利索,漆亮且勻,再往上看就是燙金的兩個大字“三清”,兩個字筆順鬥鋒,入木三分,不知是哪位大家的傑作,字上麵就是從密的鬥拱,沿用的也是明代的木結構藝術,朱砂柱子,燙金題字,深烏鬥拱,光是這牌樓就明目張膽的告訴別人“有錢”。我很喜歡這些氣派的古風建築,踟躕了許久,直到晁雨嘉來拉我才晃過神。

    過了牌坊上十二級台階就是山門,入園手冊介紹說三清觀的第一位觀主因為心愛的女人散盡家財,最後卻依舊未獲芳心,便在這座山上立了觀,上山最開始的12步便是“喜,怒,哀,懼,愛,惡,憎”七情,“眼,耳,鼻,舌,身”五欲,觀主專門留下了“意”這一欲,為的是“拋其前身,隻留意道,檢其邪心,守其正意”,立此山門後,親自提了“淨氣”二字,留下七情五欲十二階梯,讓求道的人摒棄雜念一心一意。我想這老道長也是情商低,砸鍋賣鐵娶不來的媳婦擺明了是人家不願意搭理你,就像我一樣,單身一定是有理由的,誰知道你幹了什麽貓膩讓人家小姑娘不待見你,要麽就是這道長確實不是個宜嫁娶的相貌。

    不過有一說一,這山門卻夠空靈,大理石的底座,白雲石的立柱撐起了三扇門,兩扇小門擁著中間的大門,頂也是白色,看上去卻更亮些,想來是白雲石裏混了石英和碎礦,山門整體呈白色,但和牌坊不同的是山門卻沒有翻修的痕跡,山門下也有少許青苔,我摸了摸立柱,感到日積月累的潤和時間的紋路,從古至今大大小小那麽多狼煙戰火爭名奪利,這門在曆史裏存活下來實屬不易,立柱的觸感很有人味,這種感覺我在我爺爺的“獅子頭”那體驗過了,隻不過白雲石多了許多自然之氣,估計道士們也是勤於擦洗,歲月在這山門裏的沉澱讓我感覺牌坊和山門是兩個世界,高堂之上和鄉野之間的對比感愈發的強烈,仿佛這兩扇門遙相呼應。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