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章 初入墓園(1/4)

作者:起落三生字數:9728更新時間:2022-06-23 20:28:14

    我起早做足了充分的準備,先是編輯了兩張實習記者證,把我媽的舊襯衣收拾出來,又去廠裏借了輛麵包車,剛到飯點,煮飯阿姨前腳剛走門鈴就響了,一開門,這兩人涼鞋長裙小墨鏡,乍一看還真有一副郊遊的樣子,“?”不對,怎麽兩個人,許諾?她怎麽來了?!

    這個許諾是晁雨嘉的好閨蜜,所以從小也認識,不過她打小就不愛讀書,也不愛說話,和我實在是玩不到一起去,也就數麵的緣分。晁雨嘉拉著許諾的小手,一溜煙的跑了進來,坐上飯桌,直勾勾的盯著我。

    “咋了程總,進來坐呀。”

    看見許諾我是又氣又懵也不知道說什麽好,晁雨嘉倒好,笑的沒心沒肺的:“程總,愣著幹嘛啊,趕緊盛飯都餓著呢。”我關上門走到廚房端了飯出來,擺上碗筷,三個人不言不語的吃了起來,我見許諾一直夾那盤紅燒兔肉,就問她:“許小姐,吃的還習慣嗎?”許諾誠懇地看了看我,點頭示意:“挺好的挺好的。”我心裏不禁尷尬了一下,說道:“多吃點多吃點,後麵還有米,管夠。”說罷把晁雨嘉拽到一旁,急忙問:“你怎麽搞的?!許諾怎麽來了!”晁雨嘉給我解釋道:“許諾和她爸媽吵架了,自己一個人不太安全,最近一直住在我家,我爸媽都去上班不好意思留她一人在家,反正你倆也熟就帶出來一起玩嘛。”

    我心裏不禁千萬個問號冒出來,什麽叫“我倆也熟?你熟我不熟,你真當我喊你郊遊來了。”晁雨嘉疑惑的“嗯?”了一聲:“那不然嘞?”

    我把她帶上樓,將來龍去脈詳細講述了一遍,晁雨嘉思索了片刻,和我回到了飯桌上,吆喝許諾:“諾諾,別吃了別吃了。”許諾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還是不住的夾菜扒飯,用鼓鼓囊囊的嘴回道:“怎麽了嘛。”

    “他不是喊我們來郊遊的。”

    “那我不管,飯得吃完再說。”

    晁雨嘉無奈的摁了摁額頭:“計劃有點變動,我要跟他去挖墳,你去不去?”

    我下意識一拍桌子“咣”的一聲,嚇得許諾筷子都停下了。

    “我挖你個頭,我是喊你去挖墳的嗎?!”

    晁雨嘉不解的看著我:“那你拉著我去那荒郊野外的爛墳頭,不是挖墳能幹嘛?埋我嘛?”

    要是真把她埋下去,來年長成一棵樹,結的都是智障果。我又解釋了一下我為什麽執意要去的原因,嘟囔了半天終於是說通了,在許諾吃飽後,我告訴晁雨嘉換上準備好的衣服,帶上一個老式麥克風,背起大包小包立馬出發,真別說,晁雨嘉掛上記者證,紮起頭發來,還真像那麽回事。

    晁雨嘉負責開車,我坐副駕,許諾坐在後排,車兜兜轉轉開錯了好幾次方向,索幸沒在路上耽誤太長時間,永定區這邊的發展還比較…呃…民風淳樸,我覺得應該這麽形容,這地方倒不是特別郊區,隻是周遭的樓房還保持著七八十年代的土平房,古風老式建築群區劃結構,排排坐的土房年年都刷新漆,顯得沒那麽老舊。

    過了居住區再開一陣子就是墓園,臨到地方我問晁雨嘉怕不怕,她反問我為什麽怕,我說畢竟也是埋過死人的地方,她回我說:“死人不可怕,人死了就死了,反而是活著才會傷人。”她說的一本正經不暇思索,我既驚訝於這種有哲理的話從她的嘴裏吐出來,又毫無理由反駁她,仔細一想確實如此,奶奶走了好些年也沒見她托給我一次夢,可能人這種生物死了就真的死了,奶奶不是什麽名人名家,能記住她的也隻有我們家裏人,但人總會慢慢變老,認識奶奶的人不浮誇的講“過一年少一個”,當然,這理兒也隻是虛指。我所想,如果世界上沒有人知道我,那麽我這個人究竟是存在還是不存在,“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若是一生也沒留下什麽痕跡,可能就隻活在少數人的心中,這麽想來縱使千古罵名也罷,起碼趙高秦檜之流也是被編入教育課本了。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