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六十三章 好的壞的曆史都會銘記(第一更)(1/3)

作者:水邊梳子字數:8164更新時間:2022-06-23 20:15:46

    263、好的壞的曆史都會銘記

    下午四點整。

    陽光依舊伴隨著細雨,短暫的雨歇似乎為了喘口氣休憩之後再來,在街麵上留下一灘灘流光溢彩的積水,車輪駛過的瞬間便將金光打散,片刻之後又恢複到原裝。行走在街頭的行人舉著花花綠綠的雨傘點綴在細雨當中。

    駕駛著福特駛過簡陋、擁擠且街道狹窄的貧民區,駛過金融街,福特在一處安靜的居民區外麵停下,莫磊下車走到公用電話亭。

    這個地方已經在科斯比區,離下午五點三十分與沃克斯約定換人的地方隻有六公裏距離。他往公用電話裏投下一個硬幣,撥出號碼,待電話接通,便大聲咆哮。

    “公共衛生署嗎?”

    “是的,先生,有何貴幹?”接電話的人聲音沉悶,打著官腔,一副公事公辦的德行。

    “南區,聖塔基山,博特羅公館,下水道堵賽了,髒東西都蔓延到前院的草坪上了,我的天!”

    “先生,請你說清楚地址。”

    “他媽的,我都說了,博特羅公館,聖塔基山,聽懂了嗎?哦天啦,太惡心了。”莫磊粗聲粗氣地咒罵。

    “哦好的,我們馬上就派修理車去。”接電話的男人應該是迅速在電腦上搜尋到了地址,知道這裏住的人非同小可,說話的聲音立馬變得溫馴了許多。

    “謝謝,麻煩你們快點兒,好嗎?”

    ……

    公共衛生署的白色箱型貨車慢悠悠地駛上聖塔基山的公路,駛向通往博特羅莊園的交叉路口。司機大概在尋找道路兩旁髒水的痕跡,到了轉彎處,一位穿著草綠色防雨服的男性交叉揮舞著雙手,示意司機停車。

    有些惱怒的司機發現自己不可能繞過那個家夥,對方在街道中央來回奔跑,揮舞著雙手,一臉的焦急。司機推開車門,在滂沱的雨中大聲地怒喝,“你想死嗎?這下雨的天氣看不清就撞死你。”

    這是他幾個小時之內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

    博特羅莊園大門,一位荷槍實彈的守衛正站在鬆木崗亭牆壁前的電話機裏撥打電話,他吩咐交換台的接線員給他接外線,他要著麥德林市政的公共衛生署問問,有一台噴著‘公共衛生署’字樣的白色廂式貨車行駛在博特羅公館前麵的車道上,每隔幾百米就會停一會兒。

    “先生,我們接到報告,說是在聖塔基山的博特羅公館附近,有一條下水道堵了,我們就派了輛搶修車過去檢修。”

    “謝謝!”守衛掛掉電話,撳下與所有崗亭同時通話的按鈕,分享了這條消息免得其他同事一頭霧水。返回座位後,他想著,什麽樣的白癡才會以檢查下水道來維持生計呀?

    身上披著寫著白色大字“麥德林市政公共衛生署”的黑色雨衣的司機當然就是莫磊。他不緊不慢地開著衛生署的箱型貨車,行駛在博特羅公館的私家車道上,車子緊貼著路肩,每到一處排水溝便停下一次。

    這段路很長,大約有二三十處排水溝。每次停車,莫磊便拎著六尺長的掏勺和各種看起來符合這種場景的工具走來走去。但其中有十次,除了工具之外他還攜帶了另一種物品——噴成黑色,容量為五升左右的塑料容器。他把七個容器從崗哨看不見的地方塞過鑄鐵欄杆,用掏勺捅進灌木叢林中,另外三個則用剩下的電鈴線掛在窖井底下。

    四點四十分,莫磊完成了所有工作,開車駛下聖塔基山,快速沿著南部繞城路駛向西邊,進入到兩棟年久失修的製造工廠。這兩棟箭鏃看上去似乎遭受了幾場龍卷風的侵襲,隻剩下幾麵全是塗鴉的牆還沒有到,但也差不多了。破爛的鐵網籬笆下堆積著水泥磚塊。

    停下貨車,莫磊爬進汽車後部,想叫醒那位可憐的衛生署職員。他時間緊迫,沒空好好對待這位朋友,隻能脫掉黑色工作服,然後用幾個耳光扇醒了對方。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