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1/5)

作者:人工造糖機字數:15632更新時間:2022-06-23 20:24:54

    自那次後, 王樺和李思南就全心投入到我的出逃大計裏麵去。

    王樺負責買通侍衛,李思南負責身份證明和出宮路線,而我則負責每夜出門踩點,把侍衛的交班時間, 和看守較為薄弱的地方, 摸個一清三楚。

    在半個月不到, 萬事俱備, 隻欠東風。

    那一股東風, 很快就吹了過來。

    今夜, 是陶皇後的生辰, 又是乞巧節。全宮歡慶,就連被禁足的李思南,也從宮中脫身, 現在正坐在我的左前方,對著陶皇後舉杯示意。

    一杯又一杯的清酒下肚,雖酒香醇厚, 不至於醉人。那也頂不住我和李思南的輪番進攻。

    沒過多久, 眾妃子皆不勝酒力,迷糊地被侍女帶走。

    隻有我和李思南,悄悄摸到王樺宮中,看著宮殿裏燈火通明, 先是謹慎地學貓叫,結果才叫了兩聲,就聽得王樺聲音傳出來。

    “別磨蹭了,要是等他們醒過來,還怎麽跑?”

    我和李思南聞言,快步進去。看著王樺現在穿著小太監的衣裳, 臉上不知道抹了什麽,一張臉那叫個曲折,全然看不出原本模樣來。

    要不是她聲音依舊,我都快以為,這是換了個人。

    王樺也沒時間解釋,指著另外兩套太監服,對我們說:“快些,待會就要換班了。”

    “好。”

    我和李思南自然不會掉鏈子,極快速地換起衣服來。隻是王樺催得緊,叫我手忙腳亂。

    “錢袋兒,快走了!”王樺進來拉我,我卻將一堆袋子往衣服裏塞,嘴裏慌忙道:“你別急啊,我把這些帶上就走。”

    “什麽東西這麽重要?別管了,先走吧!”

    王樺不住地催,我手忙腳亂地收拾,“錢呀!銀子呀!不把銀子帶上,我們出去怎麽生活?”

    “哎呀,別管了,快走!”王樺一聽是銀子,更加沒有耐心。

    她抓住我的手,就往外拉。李思南也不幫我,而是推著我的身子,不住的往外走。

    等我坐在轎子裏的時候,還不忘眼巴巴地看著宮殿,心痛不已道:“你這個敗家子,你知道那是多少錢嗎?五百兩!我這麽多年的積蓄,都沒了!”

    “行行行。”王樺分心敷衍我,隻是很快,她也說不出話來了。

    此次行動,天時地利人和。因著陶皇後生辰,今日並不閉市,門禁取消,宮門大開。

    而那些值班的侍衛,則一人一蠱小酒,醉得不分今夕何夕。

    我們三人躲在裝貨物的箱子後麵,就堆在馬車後麵。在我們的前麵,是裝滿綾羅綢緞的箱子。那些箱子如小山一般高,將我們遮了個嚴嚴實實。

    依稀之中,我似乎看見有人打開車門,最前方的箱子被搬下去,甚至於有光透過縫隙,落在我的眼前。

    這一瞬間,我們三人連呼吸都不敢。

    就這麽屏息凝神,害怕因為呼吸聲太重,叫他們發現,一堆死物裏麵還有活人。

    看守的護衛醉得迷迷瞪瞪,隨意打開幾個箱子後,身體似乎站立不穩,竟然往後倒去。

    車夫見他這模樣,立馬拽住了人,低聲朝著他說了幾句話後,又遞給他一包銀兩。

    那喝大了的侍衛,這才眉開眼笑道:“下次倒賣宮裏的東西,可得小心著點。不是誰都像本大爺,這麽好說話的。”

    在一連串的道謝後,車門再度被關上。

    馬車的軲轆開始轉悠,而我們一顛一顛的,被車馱著離開此處。

    靜默如影隨形,像是一張無孔的大網,死死籠罩在我的心頭。我想要轉頭,與她們說些什麽,卻又害怕還未離宮,倘若隨意說話,就漏了蹤跡。

    所以一忍再忍,愣是許久未曾開口。

    馬車走走停停,車門開開合合,檢查的人一茬接一茬。而送出去的銀兩,也越來越多。

    我在馬車裏,什麽都看不見。

    隻有在接受檢查的時候,才能看見外麵是何光景。

    走了許久後,我突然發覺,此時竟然還未出宮!

    皇宮可真大啊。

    我的身子已經開始發麻,沉默、壓抑籠罩在我的心頭,好像是一把枷鎖,囚住了我的自由。

    窒息感如此分明,甚至於叫我覺得,我們此行,是不是逃不出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從前方傳來的,飄渺人聲。

    熙熙攘攘,是如此富有生活氣息。那裏,是宮牆外。

    空氣中傳來桂花糕的香味,叫賣聲、嬉笑聲、甚至於是小兒啼哭聲,都是如此讓我歡喜。

    仿佛此刻,我才活著。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