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4章 記憶複蘇(1/5)

作者:明月狐字數:18362更新時間:2022-06-23 20:29:52

    作者有話要說:  構思了很久,最終還是決定以蒙太奇空間轉換方式來寫這段劇情。

    可能有些同學看著不適應,畢竟這不是正經小說格式,但考慮到這本書題材……我腳得這樣寫比較過癮(自己過癮而已),總之大家將就看,看不懂評論區問我。

    兩日後, 荀予安正式加入《般若》劇組。

    劇組就拉在菖市遠郊的影視城,眼下整部戲已經拍到弟弟滿十六歲這個階段,飾演少年兄弟倆的小演員殺青, 而男二哥哥的扮演者則剛進組不久。

    經由林宴介紹, 荀予安得知對方叫傅井然, 二十七歲, 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專拍獨立電影, 但綜合條件還不錯,皮膚白皙, 相貌英俊,透著濃鬱的書卷氣。

    兩人握手、彼此自我介紹後, 傅井然笑著說:“希望合作愉快。”

    傅井然的笑容十分溫暖,在他笑的那一刹,荀予安竟從對方眉眼間隱約看到展湛的影子, 晃神的工夫,林宴道:“小荀先去拍定妝照,下午直接走第一場戲。”

    定妝總共用了不到五十分鍾,當荀予安穿好衣服出來時,攝影棚內的人俱是眼前一亮。

    雖說荀予安已是二十四歲的年紀, 但在做過造型後,整個人看起來少年感十足, 演十六歲的弟弟毫無壓力。

    石青提花長衫,黑色團花對襟,懷表鏈條在襟下泛著金屬光澤,肌膚被深色戲服襯得白膩如瓷,茶色眼眸中帶著些許懵懂。

    一個嬌生慣養的富家小公子形象躍然而生。

    荀予安手持折扇, 按照攝影師的要求擺了數個造型,有持扇皺眉、凝神眺望,垂眸思索等,攝影師不住按下快門,連聲稱好。

    期間林宴也來過,荀予安與他對視,林宴眼中有種令人琢磨不透的情緒,但始終一言不發,看了一會便走了。

    中午吃飯時,荀予安坐林宴對麵,林宴朝他交代下午的拍攝計劃,荀予安聽完,忽然來了一句:“林導,選男二費了你不少心思吧?”

    “小傅是個很不錯的演員。”林宴淡淡道,“有他帶你,我也能省點精力。”

    麵對林宴的避而不答,荀予安並沒有步步緊逼,隻嗯了聲,隨後不再說話了。

    下午一點,荀予安進組的第一場戲正式開拍。

    此時甄老夫婦剛去世不久,小兒子尚沉浸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中,整日悶悶不樂,哥哥為了哄弟弟開心,特地為他尋來一隻玳瑁色貓兒。

    “這場是兄弟倆的感情對手戲。”林宴開始說戲,“哥哥把貓拿出來時,弟弟收獲意外驚喜,就情不自禁地親了哥哥一下。”

    “小傅和小荀要把控好各自角色的心理,哥哥這會雖然還不知道真相,但對弟弟的情感十分複雜,因此需要克製,而弟弟比較單純,所以會毫無保留地表達對哥哥的愛。”

    兩人點點頭,林宴坐到監視器後,所有人就位,打板員沉聲道:“第四十三場,第一鏡,第一次,a!”

    啪一聲場記板響,攝影機推過去。

    荀予安坐在魚池邊,出神地看著水中遊來遊去的錦鯉,多機位鏡頭分別給他臉部和後背一個特寫。

    隨後傅井然入鏡,柔聲道:“弟,在做什麽?”

    荀予安起身,答了句“沒事”,繼而注意到對方雙手藏在身後,好奇地問:“你手裏拿了什麽東西?”

    傅井然把玳瑁貓抱到身前,笑著說:“一隻小貓,送你的,喜歡嗎?”

    “喜歡!”荀予安燦然一笑,將貓抱進懷裏,輕輕撫摸。

    傅井然寵愛地摸摸他的頭,說:“哥知道你還在為阿公阿婆的事難過,所以想讓它陪著你,希望能讓你心情好一點。”

    荀予安嗯了聲,眼中泛起淚花,傅井然抬手幫他擦了擦,目光裏帶著隱忍的眷戀。

    按照劇本設計,這時弟弟會自然而然地親哥哥側臉一下,以此表達心中的喜悅,於是荀予安抬頭,注視傅井然片刻,踮起腳,閉眼吻了上去。

    “哢!”林宴喊道,“ng,小荀表情不對。”

    “小荀過於羞澀、甚至有些曖昧。”林宴走過來,說:“哥哥喜歡吻弟弟額頭,弟弟也時常回吻哥哥,這是兩兄弟從小就有的習慣,所以這個吻不能摻雜除卻親情以外的任何成分,注意不要閉眼。”

    荀予安抱歉地說:“對不起,我懂了。”

    林宴嗯了聲,吩咐各機組就位,傅井然安撫道:“你是第一次拍親熱戲,有點緊張很正常,放輕鬆些,盡量把自己代入角色。”

    荀予安點點頭,偷偷籲了口氣。

    就在剛才,他注視傅井然的一瞬間,不知為何,腦海裏突然浮出那晚他和展湛坐在沙灘彼此對視的場景。

    當時他感覺到展湛似乎想吻自己的唇,於是恍惚間,心底沒來由地生出一股衝動,仿佛想要跨越時空,去回應展湛。

    “第四十三場,第一鏡,第二次,a!”

    場記板一敲,兩人重複送貓劇情,接著傅井然撫過荀予安眼角,荀予安抬頭看對方,踮起腳,在他側臉輕啄一下,說:“哥,謝謝你。”

    傅井然有一瞬的失神,繼而低頭,就像過去數年那般,以唇碰了下荀予安的額頭,輕聲道:“弟,不客氣。”

    荀予安的臉砰一下紅到耳根,於是又被林宴哢了。

    “小荀不要臉紅。”林宴說,“記住你隻有十六歲,對男歡女愛之事根本不懂,在你的心裏,隻以為這是哥哥對弟弟的疼愛,況且兄弟倆十幾年來一向如此,弟弟早就習以為常。”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