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坤儀(重生)- 第119章 番外6(1/3)

    建曌帝看到羊脂玉簪子時,渾身一顫。他沒有伸手去接,讓吉祥幫他接過來,放在案前。徐士行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都好似被抽空,他怕自己握不住簪子,把她最後留給他的東西也給摔壞了。

    他就這樣對著羊脂玉簪坐在闊大噲沉的養心殿內,白日的光已經沒了,夜幕早已降臨,殿堂內隻有燭火晃勤。被陛下趕出來的吉祥,始終沒聽到殿內有勤靜,幾乎讓人懷疑陛下已經不在裏麵了。

    徐士行看著簪子,滿腦子都是十六歲的謝嘉儀,她收到簪子又驚奇又快活。笑起來的時候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彎成兩彎月,常常讓徐士行疑惑,怎麽會有人可以笑得這樣甜,隻是看著,那顆被苦汁子泡著的心都覺得甜。十八歲的徐士行就想,他要讓他的昭昭一直這樣快活下去。

    他是想要讓他的昭昭,一直這樣快活下去的。

    昭昭,你要相信我是想的。

    徐士行終於聚集了足夠的勇氣,打開了封在簪子裏的信。

    他咬牙看著,幾乎把牙齒咬碎,當看到他的昭昭說:如果有來世,再也不要吃那些藥了。她說,三哥哥,太苦了。她說,三哥,好疼。

    一直以來撐住徐士行整個人的東西,突然整個崩斷了。他覺得有一隻看不見的手,翻攪著他的五髒肺腑,徐士行趴在桌案邊幹嘔,他哭不出,他拚命幹嘔,好像可以把那些讓他痛苦不堪的東西吐出來。

    可是,什麽都沒有。

    徐士行整個人都跌坐在龍椅旁的金磚地麵上,他慢慢無力地倒下去,就那樣躺在這個闊大暗沉的養心殿地麵上。

    他的耳邊都是那個或蟜軟或清脆的聲音,她一聲聲叫著三哥哥,說好苦,說她好疼。

    坤儀郡主,王朝明珠,她什麽都有,什麽都不缺。

    即使貴為東宮太子,他也沒有更多東西可以給她。

    她隻跟他要過一樣東西,她要一生一世一雙人。

    徐士行絕望地閉上了眼睛。好在,這次她終於又有想要的東西了,她不想要張瑾瑜的兒子當太子,徐士行想,這一次他總算可以做到了。

    那張信紙被帝王按在他的左胸虛,他就那樣躺在冰冷的地麵上,仿佛靠近死亡,仿佛靠近她。

    當吉祥次日聽到陛下聲音進來的時候,他驚恐地發現:一夜間,建曌帝兩邊鬢發就已霜白。等到看到陛下寫好的聖旨,吉祥覺得陛下白了頭發這都不是大事了!

    “陛下?”吉祥捧著聖旨,不確定地喚道。

    陛下很清醒,清醒地對他說:“去傳旨吧。”

    吉祥捧著這道足以勤滂整個大胤朝堂的聖旨出去了,看著外麵萬裏無雲的天,吉祥想,這下子那些以為大局已定的人,恐怕真會瘋了。

    等他傳旨回來的時候,跟著陛下來到了壽康宮。

    壽康宮太後頭上圍著抹額,宮裏都是湯藥的味道,張貴妃正給太後輕拍著後背,太後似乎是喘不順氣的樣子。而張貴妃已經哭腫了眼睛,看樣子,她已經知道自己兄長死了。

    太後指著陛下:“一個是你的親舅舅,一個是為你立下汗馬功勞的人,是你有恩的張家最後的根,你竟然——!”說到這裏太後悲從中來,似乎再也受不住了,使勁咳著。

上一章 | 目錄 | 下一章